人文巴渝:沙磁文化八十载 笔剑无分同敌忾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30 00:29

郭沫若旧居

修建中的沙坪坝博物馆

张治中旧居

冯玉祥旧居

“重庆之蛙”——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电力厂旧址。

核心提示

今年是沙磁文化区(以沙坪坝和磁器口为中心的学术文化中心)创建80周年,音乐剧《我是川军》、画展《都市慢城》、磁器口戏剧节等10余场文艺演出及展览活动将陆续和观众见面。

沙磁文化之光,以熊熊燃烧之势,重回大众视野。

抗战八年,这里拥有西南联大等22所高校以及众多学术科研机构,是抗战大后方的科教文化中心。郭沫若、巴金、冰心、徐悲鸿、李四光等许多名人在这里工作教学和创作,丁肇中、周光召、朱光亚等知名学者在这里就学成长,当时的中国最高音乐学府——国立音乐院也在这里诞生。

很多专家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沙磁文化,是重庆乃至中国抗战文化史上的一份荣光。今天,这份荣光还在继续发挥作用,以交融和创新的姿态,延续着一个民族、一座城市的精神之炬。

沧海横流显本色三大名人旧居诉说烽火往事

1月13日,寒风料峭,一排白墙青瓦砌成的围墙安静朴素,院内几棵大树探寻着冬意,一群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在房屋前肃然凭吊。

这是位于沙坪坝区陈家桥镇白鹤村(今天的西永)的冯玉祥旧居。对这里,沙坪坝区文化委主任、区旅游局局长李波特别有感情。从2005年起,沙坪坝区便组织历史和文物专家学者编写了一系列研究沙磁文化丛书,出版了《重庆沙磁文化区创建史》和《为国为民不为私——冯玉祥在重庆》《雾都银杏——郭沫若在重庆》《和谈·合作·和平——张治中在重庆》《沙坪坝文化地图》《沙坪坝文化志》等,其中,《为国为民不为私——冯玉祥在重庆》一书对冯玉祥旧居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冯玉祥旧居为晚清普通民居,分上下两重堂结构,上院曾为副官、后勤士兵居住地,下院曾为冯玉祥及子女、警卫居住地,是由前一坝、内三个天井组成的三套四合院式建筑群。

“冯玉祥将军一生极具传奇色彩。”李波介绍,1938年,冯玉祥随国民政府迁来重庆。1939年初,冯玉祥买下了当地乡绅张海南的小院,偕夫人、子女迁居此处,在这里工作、生活了7年,并为此住宅取名为“抗倭庐”。在重庆的岁月里,他积极从事抗日宣传活动,抵制蒋介石的独裁内战。

2000年,冯玉祥旧居被列为重庆直辖后的第一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03年8月,冯玉祥旧居(下院)修复工程主体竣工,同年12月旧居正式对外开放。2005年1月,中共中央统战部授予冯玉祥旧居“全国统一战线传统教育基地”称号。

“当地中小学把冯玉祥旧居作为学校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基地,大批青少年来到此处接受爱国主义精神的熏陶。”冯玉祥旧居工作人员田贵香说。

“传承文脉,重新修复的名人故居,在沙坪坝还有两处。”李波说,一处是位于土主镇的张治中旧居,另一处是位于西永镇的郭沫若旧居。

“骨肉成焦炭,凝结难分开。呜呼慈母心,万古不能灰。”这是郭沫若在抗战时期,亲眼目睹日军的野蛮轰炸后,悲愤交加,写下的诗句。重庆对他,是家也是战场。

作为全国文艺界著名的文化学者,抗战时期,郭沫若在重庆公开发表演讲多达60余次,怒斥日寇,被日本作家称为“一个暴风雨时代的诗人”。

2005年3月郭沫若旧居修复工程启动,同年9月7日正式对外开放。作为沙坪坝区文物修复的另一项重要工程——张治中旧居也于2007年启动相关修复工作,并于2008年1月,正式对外开放。

2013年,郭沫若旧居(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暨文化工作委员会旧址)和张治中旧居(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旧址)被国家文物局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这三大名人旧居的修复意义重大。”李波说,“它们为新兴城区保留了文化遗存和历史印记。”

歌音缭绕青木关英才辈出忆往昔

其实,沙坪坝的抗战遗址远不止冯玉祥旧居、张治中旧居等,这里,还是一片音乐的沃土,是中国音乐教育的摇篮。

“今年是沙磁文化区创立80周年,我受沙坪坝区文化委委托,正在着手编撰图书《国立音乐院在青木关(1940-1946)》。”重庆师范大学教授陈太红说,“为了梳理青木关这段辉煌的历史,从2016年5月开始,我前后前往南京的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北京的中央音乐学院,以及重庆档案馆,收集了大量史料,采访谢功成等老一辈艺术家,听他们讲述国立音乐院的教学往事。”

陈太红介绍,1940年在沙坪坝区青木关镇成立的国立音乐院,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前身,它为新中国的音乐教育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46年,为了庆祝“双十协定”的签署,国立音乐院学生自治会组织同学在青木关民教馆举行“新春音乐舞蹈会”,演出冼星海《新年大合唱》,欢乐的气氛洋溢在青木关里,一时盛况空前。

同年,当时的中国文化工作委员会还组织了一场“星海纪念音乐会”,全部节目由国立音乐院学生担任,在重庆抗建堂演出。音乐会最后一个节目是《黄河大合唱》。据史料记载,当年,创作于延安的《黄河大合唱》传入大后方时,就是青木关国立音乐院师生率先唱响。

为纪念国立音乐院抗战时期所作的贡献,1995年,重庆市文物管理部门,在原校址修建了国音台纪念雕塑。该雕塑由三个半边竖琴碑组成,寓意“国破山河在”。

此外,以青木关音乐教育史为主题的25集专题片《悠悠青木》,也将在今年面世。

炸不死的“重庆之蛙”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前世今生

抗战岁月里,重庆饱受摧残,但重庆人从未屈服,而是越炸越强,怒吼出血性的声音。

位于沙坪坝的“重庆之蛙”就是一个很好的明证。

沙坪坝区文管所所长郭小智表示,“重庆之蛙”是当年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旧址,名副其实的国家级广播电台。它诞生于战火纷飞的抗战岁月,见证了中国人民不屈不挠、坚持抗战的艰辛历程。

1928年,中央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前身)创建于当时国民政府的首都南京,1937年12月南京失陷后,该电台被迫迁到重庆。

为了躲避轰炸,保护对外宣传通道,当时电台的台址共由四处组成:设在沙坪坝小龙坎的为发射台台址,设在歇台子的为收音台台址,播音室设在上清寺,电台电力厂及备用设备则在沙坪坝滨江路。

1938年8月28日和9月3日,“重庆之蛙”的短波机房和电力厂接连被炸,损失巨大。随后又被多次轰炸。1940年9月底,电台的机器迁入坚固的地下防空设施,增强了安全保障,这就使“重庆之蛙”的“蛙声”不断。以后无论日军怎么轰炸,电台外硝烟弥漫,电台内播音员沉着应对。“重庆之蛙”没有“失声”,成为重庆人民坚强不屈的见证。

1945年8月9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得到令人振奋的消息:日本可能无条件投降。电台播音员靳迈、潘永元彻夜加班,等候确切消息。在第二天下午,终于得到证实:日本内阁正式向中国政府转达无条件投降的请求。当晚,潘永元、靳迈几次用手绢抹去难以抑制的泪水,扭开话筒开关:“各位听众,现在播送重大新闻……”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在中国最先通过“重庆之蛙”传遍全国。

2009年7月,沙坪坝区文物部门在开展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实地调查工作中,在沙坪坝嘉陵江滨江路下土湾段发现一处建筑风格独特的石砼结构建筑。通过实地调查、查阅史料、走访证实,该建筑为抗战时期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电力厂旧址。

2010年6月,沙坪坝区文物部门组织相关专家对该文物点进行了实地调查和论证,专家组一致认定,从建筑形制、档案记载等方面综合评估,该处建筑确为抗战时期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电力厂旧址所在地,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仅存的遗址,为一处重要的抗战遗址。同年,该旧址获评重庆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重大新发现,并列入重庆市抗战遗址名录。

如今,沙坪坝区文物部门正在对该旧址进行修复,目前,主体工程完工。“预计最快今年年底,‘重庆之蛙’将向市民免费开放。”郭小智说。

揭秘沙坪坝博物馆沙磁文化内涵和形式不断延伸

“沙坪坝现存的抗战文化太多,是时候整合了。”李波介绍,地方政府打造沙坪坝博物馆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

正在筹备中的沙坪坝博物馆位于陈家桥街道白鹤村,利用和依托迁移保护后的重庆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复兴寺本体建筑而成。复兴寺原址位于重庆市沙坪坝区虎溪街道复兴寺村,始建于明代,曾多次维护重修,为重庆主城区为数不多的建筑规模较大、保存相对完好的寺庙建筑,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物价值及较高的艺术价值。

建成后的沙坪坝博物馆将与冯玉祥旧居形成资源功能互补、设施有效对接,真正成为集参观、教育、休闲、旅游于一体的优质公共文化服务区域。

“抗战历程,在这里可以一睹为快。”李波介绍,馆藏的许多抗战文物意义非凡。

比如,冯玉祥题写的一幅“发愤”书法立轴。该立轴书于1942年,当时冯玉祥发起“提倡节约向抗战献金”运动,为鼓励大众献金,冯玉祥义卖自己的书法作品,其中包括这幅“发愤”书法立轴。截至1944年,这项运动共募集钱款折合黄金达两万三千余两,全部上缴国库,用于抗战。因此,该书法立轴具有重要的历史和文物价值。

又如,1928年张善子松虎图轴。图绘一只斑斓猛虎,立于山涧巨石之上,怒目圆睁,张口怒吼,表现出百兽之王唯我独尊的霸气。

张善子为上世纪著名爱国画家。抗战时期,他创作了大量画作用于宣传和支援抗战。张善子精通国画,尤善画虎,有“虎痴”之称。本幅画作创作于1928年,是张善子同类题材的代表作品。

再如,20世纪30-40年代冯玉祥赠送给张治中的“收复失地”款铜帐钩。帐钩长13厘米,宽32厘米,共两枚,均为铜制,柄部都刻有“收复”“失地”。抗战时期,冯玉祥居住在沙坪坝陈家桥,张治中居住在沙坪坝三圣宫,二人时常相互拜访。冯玉祥将军将此帐钩赠予张治中将军,一方面作为冯张二人深厚友情的见证,另一方面也表达了冯玉祥渴望收复失地、国家统一的心情。

还有一幅于右任草书立轴让人惊艳,其上书“求天下之仁人志士,同趋于一主义之下以同致力……”“于右任是中国近现代著名书法家,有‘当代草圣’之称。他早年追随孙中山,参加同盟会,是孙中山的得力助手。”沙坪坝区文化委工作人员介绍,该作品是于右任借孙中山之语表达自己渴望实现国家民主富强之情。

沙坪坝博物馆初步定于今年开馆。

“不仅仅是沙坪坝博物馆的筹建,2.5万余平方米的沙磁文化广场也计划在今年6月全部营业。”李波说。

2004年,沙坪坝区委区政府设立“沙磁文化日”,不断地丰富和延伸了沙磁文化的内涵和形式。一是在史料的挖掘整理上下功夫。《磁器口抗战历史名人》《重庆沙磁文化区创建史》《抗战时期重庆沙磁文化区教育专辑》等研究成果的出炉,让人眼前一亮。二是在文化与产业融合发展上下功夫。当地政府把文化与旅游产业发展结合起来,重点打造沙磁文化产业园。目前已经建成国际创客港、磁器口古镇民俗馆等项目。

三是在文化活动的策划实施上下功夫。开展古镇书场议家风、古礼躬行传家礼、书法家写家风、古镇商家梦想汇、百姓舞台等活动,营造传统节日热闹祥和的文化氛围。今年,由沙坪坝区文化委牵头的“青年艺术家绽放计划”文化主题活动还将举办音乐剧《我是川军》、画展《都市慢城》、磁器口戏剧节等10余场文艺演出及展览活动。

“让更多的人看到沙磁之光,理解烽火岁月中,人的胆识与拼搏、民族的力量和希望。”李波表示,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沙磁之光,正以交融和创新的姿态,延续着一座城市的精神之炬。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